床前凝夜光

是个草率的人←写东西的原因多半是因为一句话←

Dasiv:

813长春only的摊宣!!!!【因为东西都差不多所以拿妖都only的改了一下23333!】

似乎这个官宣超级隐蔽,顺便帮主办打一波广告【http://weibo.com/3442931154/FbIwIvS7g#_rnd1502185922320

复刻了一波团子徽章抽奖!对就是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王不留行团子的那套!依然还是五元一次保底抽奖OVO,这波结束后就不再场贩抽啦!

依然和 @戊上老远 老弟一起去浪!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

【传说我们跟着官摊跑似乎并没有摊位号??感觉太叼了?!!!】

总之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

ps:【徽章通贩会做75mm的大吧唧,10元抽一次或者70元抱盒(6枚,会赠6张吧唧同款图贴纸)下周和霸图F4食堂卡贴卡套一起上架OVO,我周日晚上发宣~】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出本 大部分一刷 代价密
双花
知与谁同

情窦初开
如果的事
人来人往

韩叶
殊途 同归
胜负

伞修
阿sir快别闹了

周叶
界限模糊的我们
双王

喻黄
原点(一刷)
请戴上墨镜后观看
情窦初开
去往光明之地

喻叶
梦回
喻人歌

林方
姓林名方

叶黄
钢之心(1-3)

all叶
听说那个叫叶修的大神把我们联盟的选手都勾搭走了

全员向
南山战队
谁动了我们的灵魂
巅峰荣耀
官方荣耀大画集

【出本】我和我和他和他 一刷
代价m爱您

老铁们约约约

蠢到死的幺猫√:

【长春全职only终宣来啦】
Hey !大家近期过的还好么!
有没有想我们呀!
哈哈哈,今年的全职only将在8月13号举行!
开不开心!
由于去年很多人都说没有玩够!
所以!
这次我们的地点选了 别墅轰趴会馆!
保证大家玩到尽兴!
气氛嗨起来!嗨!起!来!
一层一个空调,告别热的要死的天气!
【虽然这次不设置出租摊位但是官方免费寄卖哦(ฅ>ω<*ฅ)】

嘉(qin)宾(you): 萨摩 花轮
迷妹儿迷弟们都在哪里呀!
萨摩太太画的特典!想不想要!
时间: 8.13
门票:20R
地点: 长春净月国家森林公园旁,轻轨三号线福祉大路站附近,锦竹别墅区!【因为only地址距市区有一段距离,所以官方定时会派大巴车到市区内指定位置接大家,结束后再送大家回到市区,具体乘坐位置及发车时间见图】
还有一些细节问题见下面终宣图片哦~\(≧▽≦)/~

苍花好吃,不拆不腻!
苍云是最好的门派我爱他一辈子!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本宣+预售】来了!精装哦!

Dasiv:

老话说在前方!先看宣图后看文字!希望各位耐心看完!




以下为文字部分


全职高手衍生本:哎,上铺那个【精装版】


关于购买


通贩开启时间:2016年5月21日【周六】周六晚八点


通贩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场贩:cp18首发【如果赶得上】




关于价格:


1.前50名福利:240元(包含:精装正文本+精装手账+[哎上铺那个]同款纸质手纸袋+经典语录贴纸+GUEST大卡+透明亚克力小夹子+神秘欧皇特典【必掉】)


2.特典全套:通贩249/场贩250元(包含:精装正文本+精装手账+[哎上铺那个]同款纸质手纸袋+经典语录贴纸+GUEST大卡+透明亚克力小夹子)【欧皇特典随机掉落】


3.非特典全套:240元(包含:精装正文本+精装手账+[哎上铺的]同款纸质手纸袋+经典语录贴纸+GUEST大卡)【欧皇特典随机掉落】


4.精装正文:210元(包含:精装正文本+经典语录贴纸+GUEST大卡)【欧皇特典随机掉落】


5.[哎上铺那个]同款纸质手纸袋:10元。


6.[哎上铺那个]精装手账:25元


7.特典亚克力小夹子:15元【少量】




关于STAFF:


作者:Dasiv


扉页:Dasiv


校对: @shadow  @七月喵 


排版装帧设计: @HANA 


guest:   @靴下猫腰子 @PandaMiki 


规格:A4开本,硬壳烫金精装,GUEST特种纸。


页数:502p


字数:45w字(修改后有所增加)




我估计读到这里大家又要忘记了,我再重复一遍


通贩开启时间:2016年5月21日【周六】周六晚八点




接下来是Q&A的时间!


Q:某宝页面里三个选项,1.限购一件,2.只购一件,3,购买多件或周边联系改邮费,都是什么意思呢?


A:1.限购一件是指:特典前五十,多拍不发货。


     2.你只购买一个特典,或正文本,不买其他的,邮费就是正确的,直接下单即可。


    3.假设你在本链接购买东西≥2或者单独购买周边,会产生邮费叠加或者漏算少算。请联系客服修改至正确邮费。




Q:包邮吗


A:板砖挺沉的,你心疼心疼我。




Q:我想time和上铺一起买,那么邮费怎么算QAQ?


A:说实话这俩放一起可沉了好不好包装,咱这两本就不合单了一码事算一码事哈。




Q:假设我的本子出现问题我要退回给你,请问邮费怎么计算


A:请姑娘不要着急,在和客服协商好后垫付邮费退换至淘宝店,再由后台退还你的书款和退回邮费。


这里要声明:第一次店家寄出给买家邮费是不退的。因为它已经消耗了,我们只负责承担退回的运费。本子只退不换,请妹子们注意,退回来是直接退钱,支持二次购买^^




Q:请问卖到啥时候QAQ!!


A:卖完就没啦!


这里老萨摩多说几句:一直都知道喜欢我文的姑娘们大多数都是学生党,所以自己也在咬着后槽牙努力的压着成本,然而奈何,贵的不是成本,是TMD我怎么写了这么多字!?


所以这里要说的,姑娘们买本子量力而行,对于每一个爆肝省钱买我本子的姑娘我无以为报,只希望当姑娘们拿到我的本子的时候,觉得值这个钱,我老萨摩拿着这个钱,是挺着腰板不心虚的。实话实说,同人本这玩意儿它不属于生活必需品,姑娘们攒钱我心存感激,但是也别委屈了自己。希望诸位一时囊中羞涩的姑娘们别太着急,怕本子卖完啥的,担心的时候敲敲客服,咱家客服别的不说但是真的有耐心【当然你要说没完没了咬我非要包邮那单说】,问问还有多少本之类的,真的没事。卖东西您是朋友也是客,该问就问,您问我答这是咱的本分,要说打扰这是姑娘们见外了。




Q:请问具体啥时候能发货呀,快放假了不确定地址


A:这个六月中上旬,具体还不确定,妹子要是不确定地址的话可以跟我说,但凡发货前都能改。尽量咱别发货之后改,【有时候快递客服那操作速度,尼玛都送到错误地址人手里了OIZ……】或者妹子给我留个备注,几号几号之后发货,都行!




Q:我的快递签收了但是我没收到!


A: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不要半个月后再来找我!!!!!!【丢的是本子赔的是钱,丢钱不难过,丢本子我老难过了。】




Q:请问最后是HE吗!


A:我写过BE吗!!汪!




Q:请问最后是友谊向吗?!


A:嘻·嘻·嘻!!这次你真的要猜了!




Q:请问这次的迷之特典是?


A:当然是完美那个欧皇啊!!会做成绘马,随机掉落!一发入欧!快洗手!前50特典必掉汪汪汪!




Q:请问这套本子超重吗


A:去比划比划五厘米厚的A4纸。【作者捂脸泣不成声】




于是剩下还有什么问题,就在评论里问我吧!




最后感谢一下所有追这个文到现在的妹子们,还有男妹子们,感谢一起帮我把它从文变本的所有人,感谢每一个参与它制作完成的人,萨摩能认识你们真的值了。最后也想说,我这个人,粗心大意惯了,属于大马哈鱼没有鱼的那种。校对姑娘们给我校对就仿佛打仗。所以细小的虫啥的真的是捉了好几遍总得有那么点边角还在,也请姑娘们能担待的就担待点,要说我一本书完美了,这个老萨摩我真做不到。我只能说咱越来越好,日子还要过,这个坑还要更,下个坑还要写。


502宿舍的502页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感谢大家一直能支持我到今天


也希望老萨摩能一直陪大家走到更远


【合掌】


【鞠躬】


汪!


如果你喜欢!请帮我点个小手和喜欢!!!!!【举起广告板摇摆】


真的真的爱你们!汪汪汪!

情人节快乐≡ω≡完整版走微博@凝夜_一个草莓味儿的小公主

[喻黄]《Affection blinds reason》(2)

没什么卵用的战争背景

疯得不行的克隆人设定

主喻黄,带伞修,方王方

私设有。

夜幕降临,整个世界都随之沉睡之时,王杰希的办公室依旧明亮如昼。

又处理完一份文件,王杰希放下笔阖眼,抬起手,有几分疲惫的揉了揉紧绷的额角无声的叹息着。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应声而开,一个打扮的干净利落的男人走进来行了一礼,然后才捧起桌上王杰希已经处理好的文件转身欲离开。

“小别等等。”

王杰希略微沉吟后叫住刘小别,刘小别有几分疑惑的转过身看着王杰希:“队长有什么事么?”

“你和蓝雨的卢瀚文挺熟的吧?”“嗯,没错。”“知道蓝雨最近来了什么新人么?”

王杰希在脑内整理了一下要说的话问道。刘小别微微皱了皱眉,仔细的想了想最近卢瀚文跟他闲扯的话,摇头否认“没有,蓝雨最近没招新兵,是…出什么事了么?”“没什么,早点回去休息吧。”“……”刘小别皱起的眉毛并没有因为王杰希的回答而舒展反而皱的更紧了,迟疑了一下才说“队长也早点休息。”“好,我会的。”

王杰希目送刘小别离开,随着门合上的声音也仿佛松了一口气瘫在椅子里,没有得到预料之内的回答他也不由得蹙眉。早上在蓝雨基地看到的那个少年简直和黄少天一模一样!本以为那种熟悉仅仅是因为长相相似,但回来以后一遍遍回想却发现不仅是长相相似,性格也有黄少天以前的影子。

想到这王杰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再追下去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的

——————————

喻文州收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和王杰希在一起讨论这场战争的伤亡损失。本是肃静的空气被冒冒失失闯进来的传令员打破,喻文州微微蹙眉,完他没有去指责传令员的不守纪律,他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好的预感。

“参,参谋长!黄少天将军带领的第七团全军覆没!黄少天将军他…”传令员看起来是着急的跑回来的,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喻文州的脸色随着传令员的话愈发阴沉,传令员在喻文州骇人的目光中咽下了没说完的后半句。

王杰希不像喻文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后方,他也是无数次上过前线的人。死亡在他眼中是件很平常的事,他也见过不少收到亲友好友死讯的战士,却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像此时喻文州这样骇人,仿佛传令员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身首异处。

“好了,你下去吧。”王杰希微微叹口气开口打破了这份堪称肃杀的气氛,话音刚落,传令员逃跑似的飞奔出了屋子。

室内一时一片静谧,王杰希无言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喻文州蜷起上半身,一只手死死抵住心脏的位置。喻文州的头低着,他看不到喻文州的表情,但却能想象出有多么的痛苦。莫名的,王杰希突然想起柳非在那时对他说的话:

[当一个人非常难过的时候,身体会有某个部分产生剧烈的疼痛]

如果这句话是真的,那喻文州的心恐怕已经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边想着,他站起来走到喻文州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王杰希本以为,喻文州这样的人过几天应该就能重新振作起来,然而他以为错了。当他再去找喻文州的时候,他已经近乎不认识眼前这个颓废到极点的人了,不大的房间里满满的都是酒味,酒瓶散落一地。

“王队?”熟悉的声音变得异常沙哑,瘫在沙发里的人摇摇晃晃的直起身向门口望去。王杰希在很久以后也依然记得那双眼睛,即使布满了血丝也亮的吓人,一点也没有酗酒人的神志不清,但就是这双眼睛里面却再无一丝希望。

“喻队,你……”

“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吧。”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又拿起酒瓶开始不要命的往嘴里灌,想沉默也沉默不下去了,迈步上前夺过酒瓶“够了,你已经喝的够多了。”

“不多,一点也不多,”

喻文州没有任何要跟王杰希抢的意思,倒在沙发里苦笑着:“要是喝多了怎么会梦不到少天。”

“少天说过要是有一天他死了他一定会爬上来见我。”

“他总是抱怨我在听他说话的时候太过敷衍,可是他的每句话我都有认真听啊。”

“少天他每次来我这里总喜欢赖在我床上。”

“说真的,我真的好想去找少天…”

王杰希听着喻文州絮絮叨叨,终于忍无可忍的拽着他的领子把他从沙发里提了出来,眉宇紧锁的低吼:“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喻文州你的生命里只有黄少天么!你还肩负着整个蓝雨军团甚至整个国家的命运!如果这些你都能舍弃的话你现在就可以下去陪黄少天!”

“你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上肩负着太多的责任,我已经去找少天了,”喻文州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无比,直直的看着王杰希的眼睛,弯了弯嘴角继续道:“毕竟这种失去挚爱的感觉王队也是理解的吧。”说罢不理会王杰希怔住的模样,轻松的拉开了拽着自己衣领的手,开始收拾起满地的空瓶子。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既然王队知道我和少天的事,那么关于方士谦,我也知道。”

王杰希皱眉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来,双眸微黯的看着喻文州,沉默了半晌开口说:“黄少天的遗体已经送回来了,如果你还是看不开的话,去找叶修吧。”

—TBC—

[喻黄]Affection blinds reason(1)

没什么卵用的战争背景

疯的不行的克隆人设定

主喻黄,带伞修,方王方

私设有。




驾车将黄少天带回了蓝雨的总部,喻文州牵着小少天的手走进蓝雨的大门。路上有遇到的一些人都毫无例外的将目光投向了小少天,喻文州看得懂他们眼中的惊异,但他只是笑笑却并不说什么。

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少天一路蹦蹦跳跳的,显得很开心,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喻文州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深邃的眸中浮现几缕宠溺的笑意,他仿佛又看到了过去的少天。

“文州哥哥,这里是哪里啊?”

直到进入了喻文州的屋子后,小少天才一脸好奇的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喻文州抬手摸摸他的头,温和的开口回答:“这里是蓝雨军部,从今天起,你就要在这里生活了。”

“在这里生活吗?我喜欢!”

小少天的回答有些出乎喻文州的预料,唇畔的微笑褪去了几分公式化,带上了几分私人的情感:“少天就不怕我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吗?”

小少天摇摇头:“文州哥哥不是坏人!”

喻文州的笑意愈发的浓郁,显然是开心的紧。小少天似乎并不明白他因为什么而高兴,但是他看着喻文州的笑容,小脸上也扬起了开心的笑容。


喻文州去接黄少天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晚。此刻的天色更是已经彻底沉了下来,喻文州望了一眼时间,哄着小少天去卧室睡了。他自己则是返身回到了办公桌后,屋内仅有一盏台灯照明,映的喻文州的脸忽明忽暗,表情也随之沉寂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灯光忽然灭下,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悄然隐没在了深沉的夜色里。


“军长早!”

“嗯,早。”

天色还是蒙蒙亮的时刻,喻文州早就已经坐在了食堂中。当然,身旁还跟着小少天。或许是第一天在这里的缘故,小少天起的格外的早。

当然,起的再早,也早不过守了他一夜的喻文州。

蓝雨中见过小时候黄少天的人并不多,但是也能看出来小少天和黄少天八成相似的脸。一些蓝雨的老部下,例如郑轩等人,目光都是怪怪的看着小少天。

他们不是不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要说是黄少天的私生子打死他们也不会信,可这张脸和当年的黄少天几乎是一模一样……

喻文州怎会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这些都是他预料之内的事情。吃完早餐,喻文州按照原定的计划将小少天带到了训练场。


接他回来的路上,喻文州和小少天说了一些事情,其中就有着他是否愿意成为军人的问题。小少天回应的很爽快,不出所料的愿意。喻文州昨夜未睡就是在回忆他当年和黄少天所经历过的训练。

“以后的训练都会在这里进行,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训练可能很累,能忍受吗?”

喻文州的声音听不出来严肃还是温和,小少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喻文州微微点头,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贴在了墙上,指了指:“以后就按照这个训练。”

喻文州按着训练项目给小少天做了个示范,直到小少天明白了该怎么做就停止了动作。小少天明白他的意思,自动自觉的开始做了起来。


看着开始训练的小少天,喻文州的目光凝聚在他身上,思绪却是飘回了过去。

……

“文州文州你看我厉害吧!”

黄少天眉眼间染上璀璨的笑意,小脸扬起大大的笑容,跑了过来。尚是小孩的喻文州性子一如现在的沉稳,不过却没有现在这份对情绪的控制,脸上也是扬起了灿烂的笑意,抬起手和黄少天击了掌,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场地中。

“你们两个小鬼头这就开始洋洋得意了?我可告诉你们,就这样的程度你们可还远着呢!”

魏琛过来,在两人头上一人敲了一下。喻文州应了一声表示会努力,黄少天捂着头对着魏琛各种做鬼脸,不出意料的又被敲了一下。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又被敲了一下,抬手揉揉头顶。看着黄少天把魏琛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你小子给我站住!看看人家文州看看你!”

……

“呵呵”

大约是回忆很令人开心,喻文州轻笑出了声。小少天偷偷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回过神和小少天的目光对上了。小少天连忙转回注意力,继续努力地训练着。

喻文州定了定神,监督着小少天的训练。小少天很努力,出于内心的,他不想让喻文州失望。无论任何方面,都不想要让他失望。

蹲起,蛙跳,跑步等等项目,小少天做的尽然是不太标准,却也差不太远的样子。小脸上满是坚韧,兴许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坚韧,却已经做到了。


训练的时间说着很慢,其实也挺快,喻文州回忆回忆过去的功夫就已经到了正午了。想起来今天微草的军长王杰希似乎要来,就向着小少天招了招手领着他出了训练场。

迎面就撞上了王杰希。

王杰希的目光首先集中在了小少天的身上,眸中掠过一丝诧异的模样,旋即看向了喻文州。

作为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关系的人,王杰希自然是明白失去黄少天喻文州该是多么的痛苦。但是……这个小少天?

联想到一些传闻,王杰希心中也有了一些定论。

见王杰希的目光凝聚在了小少天的身上,喻文州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王队。”

“是好久不见了,喻队。”

王杰希回应了一句,喻文州看向小少天,小少天乖乖的开口打招呼:“杰希哥哥好,我叫黄少天。”

“可以叫你少天吗?”

听着王杰希的问话小少天乖乖的点头,王杰希沉吟了一下,才慢慢开口:“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喻黄]Affection blinds reason

没什么卵用的战争背景

疯的不行的克隆人设定

主喻黄,带伞修,方王方

ooc有,私设有。

    文州在无事的时候总是喜欢看着我,那眼神带着让人沉沦的深情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悲痛。但我不敢回应,或者说我不能回应,我知道他在透过我看着另一个人。

                                         ——黄少天

前篇

      在战争的年代里,无尽的战火与硝烟取代了属于春日的生机。骇人的静寂中,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仿佛提醒着这里还有人类的存在。

   “喂,文州啊,你可以把他领走了,”电话中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漫不经心,只剩下了常年抽烟而造成的嘶哑“…很成功。”

   “好的,谢谢前辈,稍后我就会过去。”电话这端的人礼貌的回答,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却不带丝毫笑意,细听去还能分辨出一丝疲惫。

    叶修“嗯”了一声挂掉电话,抬手揉揉额角唤来了自己的助手:“小蓝啊,把那孩子带过来吧,文州要来接他了。”

   “好。”许博远应一声走向混乱的午休室,不过少顷便领着一个小孩走了回来。叶修微微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表情少有的认真了一下,不过也就是片刻便恢复正常。

   “执念啊……”

   不多时,喻文州的车就停到了孤儿院的门口。叶修看着喻文州从驾驶室走下来,打扮虽然普通不过叶修却看出来喻文州衣服里面藏着多少武器,不由得感叹不愧是他,这种时候该有的谨慎也是一点不缺。

   虽然叶修在打量喻文州,但喻文州的注意力并不在叶修,而是在他牵着的小孩身上。熟悉的眉眼和镌刻在他内心深处的面孔重合,定格,无比的契合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叶修也注意到了喻文州的目光,拍了拍身边好奇打量喻文州的小孩:“去吧”。

   小孩瞅瞅叶修,跑到喻文州身前扬起小脸灿烂的笑着:“大哥哥你好,我叫黄少天!”

   “少天你好,我叫喻文州。”

   做了个简短的介绍后喻文州的目光重新转向了叶修,虽未说话叶修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你可以带他走了。”

   喻文州感谢的笑笑,让黄少天上了车,自己也回到了驾驶的位置上。

   车子启动如离弦之箭般迅速开走,叶修站在原地望着车影,直到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汽车快速离开,扬起阵阵尘土遮蔽天空。叶修在门口站立良久,叹了口气,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和那天一模一样。

「战争第四年,蓝雨部队与敌军交战惨败,黄少天少将以身殉国。」

这个消息如猛火般迅速传遍了全国,所有人都为年轻有为的少将哀悼,惋惜如此优秀的人才英年早逝。蓝雨部队总参谋喻文州对挚友的死悲痛万分,而作为极少数知道两人真实关系的叶修完全能理解喻文州当时的痛苦。可他不知道该不该去看看喻文州,作为朋友自己应该去探望一下,但同样经历过失去重要之人的叶修明白这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

叶修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专心摆弄着手中的器械。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不间断的响起,叶修放下器械起身走向门边,嘴里抱怨着“这么大的雨谁啊…”推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叶修一愣,他刚刚才决定不去探望,没想到人自己找上来了。

看着面前的景象纵然是他也有点愣神,那是从未见过的,无法想象喻文州会有这样狼狈的样子。

“前辈…”喻文州似乎是浇着雨过来的,浑身都湿透了,整个人看起来凌乱不堪,但那双眼却意外的亮“前辈在研究克隆技术,对么?”

喻文州的这句话虽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无比肯定。叶修听到这话心下有了几分了然,念头转过几个却不动声色的答道:“是啊。”

“那前辈一定…能克隆少天了,一定可以的。”

话一出口,叶修就明白了喻文州进来时眼中的光亮,那是近乎疯狂的执着。叶修不做声,点起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缓慢吐出的白烟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喻文州的脸庞。一个念头逐渐固定下来,他伸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文州啊,你知道这事我不可能答应的,这事儿可不只是违法的问…”“我知道,你要说的我都知道,”喻文州打断了叶修的话,认真的盯着叶修的眼睛“而且,前辈也不在乎这些,不是么?”说着不顾对方一瞬间的呆滞,顿了顿嘴角扬起往日的弧度继续道“再说了,他是少天啊。”

叶修沉默了一下双眼微眯,昔日的斗神瞬间爆发出属于最强军人应有的气场,喻文州依旧微笑着,战术大师的冷静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唉,真是服了你了,”叶修叼着烟烦躁的揉着他乱糟糟的头发“记住,不许让任何人发现。”

“我知道的,谢谢前辈。”喻文州笑的温润“明天我会把他送来,之后就拜托前辈了。”

话音落下,喻文州道了个别转身离去,身影重新隐入雨中。叶修无奈的看着雨幕中隐约的身影,又重新回到了桌子后。

第二天就有人送来了黄少天的血液样本。

来的人是许博远,代号蓝河,蓝雨部队的一位中级将领。他最膜拜的人是黄少天,虽然喻文州没有告诉他让他送这个样本有何寓意,但他也能猜到几分。

见到叶修的时候,他忽然就轻松了下来,按理来说见到曾经的斗神他应该是紧绷着神经生怕做出任何一丝令人嘲笑的表现。

可他不知为何就是放松了下来。

当很久以后,许博远再回忆起这个时候的他,不禁感叹。

原来他的喜欢,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了他。

TBC